2009年7月17日 星期五

7月17日大武至墾丁~2009鐵駱駝單車環島

  在驕陽的烤炙下,隊伍再度在哨音下前進,奔赴隊員心目中的夏日天堂墾丁。誰知道誰知道從驕陽眷顧的車城離開以後,天氣驟變,下起狂風暴雨,沒錯就是颱風雨,前所未見的暴雨,全力襲擊只能依靠單車前進的我們,好像要考驗我們前進墾丁的意志。雨水打在身上隱隱作痛,車輪捲起泥水四處飛濺,瘋狂迴轉的雙腳,早就被雨水浸透,來不及滴落的水滴積在鞋底,順著每一次踩踏又帶上天空。每次氣象預報聽到強陣風幾級到幾級都不及一次親身體驗,經過恆春的時候,瞬間陣風來襲,隊友的鐵馬紛紛瞬間移
位,還有人應聲倒地
 大夥或許是迫不及待要奔赴墾丁,也好像要挑戰極限,越騎越快,雖然感覺到坡度和逆風的存在,不過隊伍還是以時速25公里左右破風前進,終於到了進入墾丁的上坡、終於經過夏都、終於抵達天主教學生活動中心。說也奇怪這個時候雨勢開始減弱,風勢也失去勁道,看著教堂上的十字架,有一種劫後重生的感覺。我們被颱風狠狠的照顧了將近四十分鐘,提醒我們尊重大自然的力量。
7月17日大武至墾丁
        終於踏上通往南迴的起點,有種磨拳擦掌準備好好跟南迴公路討教的期待。不過到了南迴公路起點,隊伍開始集結,突卻然下起大雨,雨勢洶洶,隊員急忙穿雨衣,等到大夥全副武裝完畢,小隊長吹哨準備出發時,雨卻像是開玩笑似的驟然而止。這樣也好,驟雨帶走暑氣,正適合爬坡。而因為天候不穩定,取消原訂舉行的登山王比賽,讓大夥不必臉紅脖子粗。

        南迴公路爬坡約11公里,一路上不斷有忽大忽小的雨來搗蛋,雖然氣喘吁吁卻也樂在其中,登頂途中和隊友忽前忽後的尬車,一路以還算高的迴轉速和可以接受的心跳前進。再長的坡也有騎完的時候,登上壽卡的那一刻,在心裡告訴自己南迴的難度好像沒有想像中高,當年怎麼就沒有堅持到底呢?直到今天才有機會了卻一樁心願。

        11公里的上坡讓全身濕透了,因為汗水也因為雨水,在壽卡集結完畢以後,隊友們開心的拍照、笑鬧,慶祝完成南迴的挑戰,不過後來才知道大自然為我們準備了很深的一堂課在後頭。隊伍重新集合出發,順著199道路一路要騎往牡丹車城的方向。為了維護隊伍行進的安全,隊伍以一路縱隊的方式通過路幅狹小的199線道。小隊長穿插在隊伍當中,控制隊伍行進的速度,這樣的安排很安全,卻也很累,因為路彎彎曲曲、忽上忽下,好像是為了鍛鍊耐心而存在似的。

        下坡不久天氣開始放晴,身上原本禦寒的風衣,變成了悶住身體的行動三溫暖烤箱,而沿路卻沒有適合的地點停車,可以脫去風衣。就這樣不但要抵抗彎路的折磨,還要進行耐熱訓練,還好到了牡丹水庫終於可以停車休息,連忙脫下風衣。不過在牡丹水庫天氣又開始變化,起風、下雨、又出太陽,颱風登陸前的天氣相當不穩定。隊伍前進車城的時候,轉眼間太陽戰勝烏雲和狂風,溫度又急速上升,還是沒有擺脫三溫暖的感覺。

         隊伍在車城的土地公廟停車集結,準備各自帶開吃午飯。為了提早趕路到墾丁,今天的休息時間只有三十分鐘左右。吃完燴飯以後,立刻進攻綠豆蒜,為了吃展現超高的效率。在驕陽的烤炙下,隊伍再度在哨音下前進,奔赴隊員心目中的夏日天堂墾丁。誰知道誰知道從驕陽眷顧的車城離開以後,天氣驟變,下起狂風暴雨,沒錯就是颱風雨,前所未見的暴雨,全力襲擊只能依靠單車前進的我們,好像要考驗我們前進墾丁的意志。雨水打在身上隱隱作痛,車輪捲起泥水四處飛濺,瘋狂迴轉的雙腳,早就被雨水浸透,來不及滴落的水滴積在鞋底,順著每一次踩踏又帶上天空。每次氣象預報聽到強陣風幾級到幾級都不及一次親身體驗,經過恆春的時候,瞬間陣風來襲,隊友的鐵馬紛紛瞬間移位,還有人應聲倒地。

          大夥或許是迫不及待要奔赴墾丁,也好像要挑戰極限,越騎越快,雖然感覺到坡度和逆風的存在,不過隊伍還是以時速25公里左右破風前進,終於到了進入墾丁的上坡、終於經過夏都、終於抵達天主教學生活動中心。說也奇怪這個時候雨勢開始減弱,風勢也失去勁道,看著教堂上的十字架,有一種劫後重生的感覺。我們被颱風狠狠的照顧了將近四十分鐘,提醒我們尊重大自然的力量。

         這一天下午雨越下越大,颱風真的來了,一路辛苦順時鐘踩踏環台,從台中來到墾丁的我們,這個時候也只能躲在學生中心避雨,清洗被大雨浸透的個人裝備。

         晚上七點多我到服務台看氣象,電視上卻遲遲沒有颱風的最新消息,和服務台大姊聊起墾丁的種種,不知不覺已經晚上八點多。這時接到台中四人組的電話,他們冒著風雨騎機車從恆春來到墾丁。風雨故人來,他鄉遇故知,是自古以來人生樂事,立刻決定穿上雨衣到肯德基聚聚。來到肯德基為了展現誠意,拿出五百元要他們買一桶全家餐,沒想到孩子買回來的卻是兩人分享桶,擺明是要替我省錢,這樣的貼心這麼懂事的孩子人間少有,卻讓我在環島路上認識,當場眼淚鼻涕像颱風雨般奔流(誇飾法純屬虛構,不過他們真的讓我很感動)。姐弟、表弟組成的環島隊伍並不多見,原來是家族經常一起登山,親友感情好得很,四人這次一起環島,應該留下更深刻的共同回憶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