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4月26日 星期四

﹝4露﹞2012顏氏牧場露營:桃米生態村蓮華池賞螢去

        和朋友約了好幾年,今年我總算帶著家人來到久仰大名的桃米生態村!整個下午沉醉在顏氏牧場露營區的閒適氣氛當中,幾個小時都沒有踏出露營區的大門。住民宿的朋友傍晚來營區參觀之後,順道邀請我們晚上一起去賞螢火蟲。這對我這個喜歡生態的人來說,當然好啦!
         入夜還飄著要停不停的小雨,因此猶豫著到底要不要赴約?還是就留在露營區就近賞螢呢?由於距離出發時間還有二十分鐘,我就先帶著孩子先到露營區探探螢火蟲。由於地面潮濕,背著孩子在小徑上閒逛,果然走沒幾步就在樟樹下草叢邊,發現了好多隻螢火蟲開始約會了。螢火蟲慢慢飛近身邊,帶給我們小小的見面驚喜!顏氏牧場露營區就有螢火蟲了,那麼蓮華池還去不去啊?想想還是去吧!多跑一個地方,見見好友說了好幾年的桃米生態村民宿主人,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
         一聲吆喝之下,五個孩子興致勃勃跟著我上車,幾個同行的家人卻沒有動靜,看來今晚我要當娃娃車司機,兼保母了。開著車子離開露營區的時候,剛好接到朋友打電話關心,經過人聲導航,我朝向蓮華池的方向移動。問題是濃霧幾乎完全遮掩住前方的視線,當車燈照上濃霧,前方一片慘白,我們陷入一陣迷航狀態。還好轉彎以後,路邊的白色道路邊線和方向線,稍稍指引出前進的方向。在民宿路口剛好遇到朋友們的車隊,趕緊跟上隊伍。有熟悉路況的車子帶路,我們就放心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停好車,跟著民宿主人往賞螢的步道前進。通過當地生態協會設立的解說站,我們開始當天晚上的賞螢之旅。民宿主人很重視螢火蟲的生命權,因此一路上教導遊客關掉手電筒,利用道路兩側樹梢的輪廓判斷行進的方向。孩子們一開始有些害怕,但是慢慢適應黑暗以後,就能安心跟著前人的腳步緩緩前進。
         瞳孔適應黑暗,漸漸可以發現螢火蟲的點點微光,而且越來越多。黑暗中和很多不同的團體錯身而過,彼此小聲交換螢火蟲情報。就在幾個小小孩開始想回家的時候,前方回程的遊客興奮地說,前面有好多好多螢火蟲啊!
          果然,在山谷下約三十到五十公尺一處名為螢海的地方,發現了一大片有如星空的壯觀螢火蟲燈海。螢火蟲的螢光雖然不能和星光相比,不過卻也足以讓人陶醉。這幾年來曾經到很多地方觀賞螢火蟲,這個地點的螢海算是水準之上。
         我們帶著滿足感回程的時候,沿路上蛙鳴交織成一首大自然交響曲。這時有更多遊客往螢海的方向前進,朋友兩個可愛的孩子,只要看到有人過度使用手電筒,或是朝著天空或是前方照射。兩個孩子就會擔任糾察隊,立刻勸導對方關掉手電筒,甚至毫不留情予以「斥責」:「手電筒關掉啦!」「關燈啦!」。在兩個孩子的正義之聲當中,我看到了台灣自然生態保育的希望。
後記:隔天一早,我又回到昨晚走過的產業道路,觀察沿路的生態。全程檢視夜晚看不到的林相,道路邊坡狀況,以及溪流和池塘的狀況。幾年觀察螢火蟲的經驗告訴我,一旦有更多沒有經過正確指導的人進入大自然,任意使用手電筒,隨意補抓螢火蟲,甚至將螢火蟲帶走,只會壞了更多螢火蟲的好事。因此提醒自己,也提醒身邊的朋友,關掉手電筒,多用眼睛看,少用手。離開的時候,在腦海留下點點螢光的美好回憶,聆聽耳畔動人的自然樂章,許下願望年年帶著家人,帶著所愛的人回到大自然探望老朋友,共享大自然的約會。



擋雨遮陽的營位,可說是下雨天的救星
一聲吆喝之下,五個孩子興致勃勃跟著我上車,幾個同行的家人卻沒有動靜,看來今晚我要當娃娃車司機,兼保母了。開著車子離開露營區的時候,剛好接到朋友打電話關心,經過人聲導航,我朝向蓮華池的方向移動。問題是濃霧幾乎完全遮掩住前方的視線,當車燈照上濃霧,前方一片慘白,我們陷入一陣迷航狀態。還好轉彎以後,路邊的白色道路邊線和方向線,稍稍指引出前進的方向。在民宿路口剛好遇到朋友們的車隊,趕緊跟上隊伍。有熟悉路況的車子帶路,我們就放心了。
隔天再訪
我們帶著滿足感回程的時候,沿路上蛙鳴交織成一首大自然交響曲。這時有更多遊客往螢海的方向前進,朋友兩個可愛的孩子,只要看到有人過度使用手電筒,或是朝著天空或是前方照射。兩個孩子就會擔任糾察隊,立刻勸導對方關掉手電筒,甚至毫不留情予以「斥責」:「手電筒關掉啦!」「關燈啦!」。在兩個孩子的正義之聲當中,我看到了台灣自然生態保育的希望。

隔天一早,我又回到昨晚走過的產業道路,觀察沿路的生態。全程檢視夜晚看不到的林相,道路邊坡狀況,以及溪流和池塘的狀況。幾年觀察螢火蟲的經驗告訴我,一旦有更多沒有經過正確指導的人進入大自然,任意使用手電筒,隨意補抓螢火蟲,甚至將螢火蟲帶走,只會壞了更多螢火蟲的好事。因此提醒自己,也提醒身邊的朋友,關掉手電筒,多用眼睛看,少用手。離開的時候,在腦海留下點點螢光的美好回憶,聆聽耳畔動人的自然樂章,許下願望年年帶著家人,帶著所愛的人回到大自然探望老朋友,共享大自然的約會。
在山谷下約三十到五十公尺一處名為螢海的地方,發現了一大片有如星空的壯觀螢火蟲燈海。螢火蟲的螢光雖然不能和星光相比,不過卻也足以讓人陶醉。這幾年來曾經到很多地方觀賞螢火蟲,這個地點的螢海算是水準之上

2012年4月24日 星期二

﹝4露﹞2012年4月21日顏氏牧場露營趣:原來泥巴那麼好玩

        今年第一次露營在降雨機率70%到80%的預報下,還是如期出發。一路上不斷盯著雲層變化,祈禱至少讓我們紮好營,感受一下顏氏牧場的風情吧!搭好三頂帳篷以後,迫不及待帶著孩子們探索露營區,希望趕在天氣變化之前,至少先將露營區走透透。

         帶著孩子向顏氏牧場的三頭黑牛拜碼頭以後,天邊的烏雲開始往牧場的方向移動。天氣開始忽晴忽雨,雷響時大雨直直落,勢如千軍萬馬!雨歇時陽光趁勝追擊,露營區的孩子們又傾巢而出,在積水的草地上戲水狂歡。一開始孩子們還秀秀氣氣地探索流水穿過草皮的速度,過沒多久就在草皮上開起積水派對。間歇降下的大雨,不但不構成威脅,反倒是激發出孩子們撒野的靈感。
         幾個孩子跑得飛快,腳ㄚ子在積水的草皮上激盪出一朵朵漂亮的水花!有的孩子眼尖發現了車道上的軟泥,試著用泥土捏塑出各種形狀。有些孩子則是追著水到地勢低的地方,想辦法要築水壩,留住不斷流失的雨水。牧場的草地上陸續聚集十幾個孩子,雨來了就回到帳篷下躲雨,雨停了孩子們又蜂湧而出,回到草地上嬉鬧,似乎沒有人覺得下雨天有甚麼不方便。
         隔天天氣放晴,一個上午都沒有下雨,草皮上的積水退去,只留下一攤攤爛泥巴。孩子們一開始很不滿意草地上的水太少,而泥巴太多。幾個孩子還慎重其事,決定跳一段祈雨舞,召喚一下雨神。眼看祈雨失敗,孩子們開始在爛泥中腦力激盪。軟呼呼的泥巴變成了蛋糕,一下子又成了冰淇淋,有時又變成了泥土沙拉三明治,忽然泥巴又變成護膚的上好材料,不斷往小腿和大腿塗上去。一群孩子從上午八點一直玩到下午拔營,黏答答的泥地大獲全勝,成為孩子們兩天一夜在顏氏牧場露營最懷念的活動。
         我們的帳篷很幸運搭在有遮雨棚的營位,完全沒有受到豪雨的影響。但我們發現一輛輛車子,載來一批批喜愛露營的家庭。五顏六色的帳篷很快占據營地各個角落。雖然一整個下午降下幾陣大雨,卻一點也不影響孩子們在草地上狂歡的興致。而她們的父母們,只是坐鎮帳篷和炊事帳,完全沒有撤退的跡象。這次在大雨特報威脅中的露營過後,我們一致認為「喜歡露營的人都有些不尋常的特質,他們的孩子們也是」。
剛到露營區的時候,天色就開始出現細微的變化,最明顯的是雲量變多了
紮好營立刻到露營區探索,幾隻悠哉吃草的牛隻吸引孩子們的目光
拜託拜託,雨快點停吧
不一會兒雨勢一發不可收拾
摸水、築堤,孩子們開始找樂子

2012年4月9日 星期一

2012輪霸西濱200K:謝謝一起挑戰自我互相鼓舞的單車夥伴





        原定2月25日舉行的輪霸西濱200K單車挑戰活動,因為雨勢過大,活動在出發前一刻喊停。夥伴們當天是包遊覽車前往參賽,一路上風雨不斷,但是抵達通宵的時候雨勢漸歇。下完單車、熱好身,雨也停了,但最後卻傳來活動延期的消息。雖然活動臨時喊停讓人有些掃興,而且我們已經支出的包車費用也付諸流水,但既然天氣不理想,為了安全考量,夥伴們只好早早回家補眠。
          4月8日當天一早,夥伴們準時到集合點上車。經過上一回成本高昂的乘車「綵排」體驗,這次我們更順手了,大約只花了十五分鐘,全部的車輛都已經上車就定位。上高速公路之前,先在麥當勞短暫停留,拿早餐以後,繼續往苗栗前進。夥伴浩哥細心準備耐嚼、保鮮的「槓子頭」,讓我們補充體力。海陸教練貼心準備了參賽人員名卡,提供夥伴緊急聯繫使用。
         抵達苗栗通霄以後,夥伴們駕輕就熟地著裝下車,開始熱身。抬頭看看天色,苗栗方向藍天的面積占了優勢,而且繼續往新竹方向擴展,預告了一整天好天氣。六點十分夥伴們穿越馬路往出發點通宵鹽場前進。一行人在會場留下精神抖擻的出發照。這一天苗栗主場有九百多人出發,來自全國各地的單車同好,準備迎向兩百公里的艱鉅挑戰。
         通過拱門夥伴們相約在路邊集結以後,大夥馬不停蹄衝向八里。海陸教練和環法浩哥一馬當先,展現過人體力,原本說好時速30公里。沒想到大家越騎越來勁,均速騎到三十五上下,抵達第一個休息點之前就傳出有夥伴抽筋了,大家在補給站檢討,結論是剛起步應該用來熱身,但我們情緒太高昂騎太快了。海陸、海燕兩人體能一級棒,每次高速領騎,隊伍就拉開兩個車身以上的距離。還好有鼎豪一路以穩定的速度領騎,執行適當的配速,讓夥伴們節省不少力量。
         再度上路不久,隊伍進入桃園縣境內,一路從新屋到觀音,抵達第二個補給站。這時夥伴經過近七十公里的征戰,體力開始下滑,還好適時出現的補給站讓我們恢復一下體力。短暫休息以後,我們繼續往八里的方向奔馳,進入大園鄉境內的時候,明顯感覺到逆風的威力。迎面而來的強逆風,迅速消耗夥伴的體力,均速下滑到二十公里左右。我和海燕雖然幾次往前騎想要分攤鼎豪領騎所消耗的體力,但幾次往前騎以後,卻拿捏不準速度,騎著騎著後面的夥伴就不見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抵達八里的時候大約是十一點左右,支援車夥伴,細心為大家拿補給品,幫我們跑腿購買午餐大腸麵線。夥伴們用完餐以後,紛紛把握時間按摩肌肉,或是躺臥在地上舒緩緊繃的肌肉。海陸教練發布十二點要出發折返,邁向終點苗栗主場。
         經過中午大約一個小時的休息,夥伴們有如猛虎出閘,在台15線上奔馳。鼎豪、老大哥、烏龍等人,以均速約28公里勇猛推進。原本期待南下的順風可以幫助我們迅速朝終點邁進,不過發覺順風的力道似乎不如預期,只發揮了微不足道的幫助。回程的路上,我隱約感覺到腿部的肌肉已經出現疲憊的跡象,而肚子因為餐包和大量澱粉的關係,出現脹氣的情形。
         為了避免抽筋,在回程的路上我改採保守的策略,維持在隊伍中間,緊緊跟著鼎豪的速度前進。這時夥伴煒哥說:「已經到了極限了!腰酸、背痛,腿也痠了」。我說:「我還以為只有我累了!」。其實,長時間以均速三十公里的速度奔馳,肌肉早就疲憊了,我完全是以意志力支撐自己的雙腿,持續往終點的方向努力推進。這時雙腿的肌肉隱隱作痛,抽筋的感覺早已經進入臨界點了,而終點還在遙遠的七十公里之外。
         在觀音鄉的補給站,看到北上的補給站人潮絡繹不絕,雖然北上和南下兩個方向的補給站分別位在道路兩側,但是兩邊的騎士卻是兩樣心情,苗栗主場的我們,還得克服將近七十公里的挑戰,才能完成兩百公里的艱鉅挑戰。然而北上方向的台北主場騎士,只剩下三十多公里的旅程,還真是一樣補給站,兩邊騎士兩樣情。
在補給站噴完騙身體的肌X等運動噴劑以後,夥伴大喻脫下車衣,展現摔角選手般的裝扮,補充一下按摩油,看他那蓄勢待發的樣子,讓夥伴們不禁想起Z頻道的著名摔角選手,大家也跟著精神大振。
         最後七十公里的路程,我咬牙苦撐,看著杜Sir、家明、大喻、大炳、子彬和老大哥等人越戰越勇,我想我也要堅持到底。在莫內咖啡遇到了一直打電話關心我們進度的梁協與Lobo,兩人為我們留下珍貴的照片,也讓車隊可以稍稍集結休息一下。
最後的旅程我不斷默默倒數里程數,一邊鼓舞自己,終點就在前方了,只要再堅持一下,再撐一下,再一下子就到終點了!通過後龍以後,遠遠看到緩緩的上坡,心想坡度沒有想像那麼抖啊!踩著規律的踏頻,以適當的迴轉速往坡頂攻上去!赤土崎我來了!看著橫在前方的山路,我發現我高估了這個最後大魔王!一路衝下坡的時候,心中的喜悅又燃起了雙腳的動力,帶動我往終點邁進!鼎豪在前面領軍,和我一前一後衝進終點的時候,感覺好爽!歷經十個小時的奮戰以後終於完成輪霸西濱兩百公里的挑戰了!
         夥伴們沒有你們一起陪伴,我沒有動力參加兩百K挑戰活動,沒有你們並肩作戰,我一定得花更多時間才能騎完全程,是你們讓這段旅程更精彩,更深刻!謝謝TBC單車同好一起完成新年度最長距離的挑戰!
活動後記:如果有機會再參加兩百K活動,希望看到美景的時候就停車拍一下,捕捉旅程中更多美好的回憶,也讓趕路的夥伴可以一起休息一下。只是團隊在行進中,如何安全靠邊休息真是困難

不容易的兩百公里挑戰,我從來不敢掉以輕心,果然很硬,還好老天爺給了一個適合騎車的陰天,有時候還有一點太陽。這一片完成挑戰的獎牌和完成證書得來相當不易
終點和發牌的女郎拍一張
感謝LOBO拍下此行唯一一張列隊合照

台北主場折返點來個舉車照,發現我不會舉車,還要再練習一下
六點半一到車手緩慢移動,就要出發啦
夥伴們沒有你們一起陪伴,我沒有動力參加兩百K挑戰活動,沒有你們並肩作戰,我一定得花更多時間才能騎完全程,是你們讓這段旅程更精彩,更深刻!謝謝TBC單車同好一起完成新年度最長距離的挑戰!
 
 夥伴們沒有你們一起陪伴,我沒有動力參加兩百K挑戰活動,沒有你們並肩作戰,我一定得花更多時間才能騎完全程,是你們讓這段旅程更精彩,更深刻!謝謝TBC單車同好一起完成新年度最長距離的挑戰!

2012年4月6日 星期五

一雙雙高舉的雙手,一株株枝葉舒展的幼苗

        四月一日下午夥伴們陸續來到兒童之家,進行長期陪伴兩次活動之間的探視。一走進大門發現三角龍坐在籃球架下,專心地觀察一隻螞蟻在手臂上爬行,螞蟻爬高了,他就讓螞蟻爬到另一隻手,螞蟻一次越過障礙,再度發現前方有一隻似曾相似的手等著它。小太陽在一旁靜靜坐著,有時他看看三角龍在做甚麼,有時眼神又飄向遠方。三角龍聽到我的問候,看我一眼,視線又回到他手上的螞蟻,他說:「我沒有傷害它喔!」。這時根嫂靠過來,發現孩子和螞蟻的互動,她試著引導孩子思考:「螞蟻會不會累啊?」

         水龍穿上一雙直排輪鞋,小心翼翼移動雙腳。另外一邊天空也搖搖擺擺,很積極地練習,看來一心想要享受滑行的樂趣。問他們學多久了?原來最近遊戲器材區才剛剛多了直排輪鞋,他們都是第一次穿上直排輪鞋。器材區只有兩雙直排輪鞋,沒有教練,沒有大人當裁判,孩子們也沒有約定幾分鐘就該換人,想玩的人就跟正在玩的人說一聲,時間差不多了,該換人就要換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廣場另外一頭,遠遠看到一群讀國小的孩子在溜滑梯玩,我走過過去看看他們玩甚麼。迎面而來有幾個初次見面的孩子,正以好奇的眼神打量我,然後歪著頭問我:「你是誰啊?」。當孩子們發現我們是荒野的夥伴以後,連忙問我,下次我可以參加活動嗎?
         在我的提議下,我說:「我們來玩鯊魚抓人好不好?」。孩子們臉上的表情浮現一個問號。我說就是我扮鯊魚,我只能在溜滑梯底下抓人,被抓到的人就要當鯊魚。簡單說明遊戲規則以後,孩子們開始在溜滑梯上躲避。一下子孩子的情緒就開始沸騰,笑聲和驚叫聲不斷。廣場上許多孩子靠過來,問我們在玩甚麼啊?想要加入我們的遊戲。其中有兩個發音有問題的新進孩子,很熱情玩著鯊魚抓人的遊戲。水龍、噴水龍、小馬和狐狸也陸續加入我們。有些孩子靠過來,卻聲明他不玩喔!只是在溜滑梯上爬來爬去,看我們遊戲。
         幾輪玩下來,孩子們漸漸累了。一個小小孩走過來要我抱抱,我抱起來以後,又有更多孩子高舉雙手熱切地也要抱抱。有個孩子抱完以後,就賴著不走了。這時另一雙手又朝我伸過來,我只好兩個一起抱起來,孩子們笑了,我也笑了。就在這時候又有另一雙手高高舉起,也想要抱抱。在前兩個都還不想下來的時候,我只好將三個孩子一把抱起,三個孩子都笑了..........試了幾次以後,我「很快」發現這是一個無限迴圈,我得趕快跳出來。
         於是我趕快向孩子發戰帖,來一場跑步比賽好了,折返點在廣場對面,終點則是溜滑梯。孩子們聽到口令,飛快衝出去。狐狸跑沒幾步就摔倒,跑沒幾步又再度摔倒。只是狐狸並沒有哭,很快站起來,又加入賽跑的行列。由於狐狸跌倒的次數實在太多次了,我趕快放慢腳步,接著動腦筋換個遊戲。
         這時夥伴過來跟我說,孩子們已經拿出他們的小盆栽了!在孩子帶領下,我們一起去看看他們的種子盆栽。孩子們捧著小盆栽一臉開心的樣子,和我分享他們的快樂。有些孩子的盆栽很乾燥,培養土也只剩下一點點,臉上的表情有點苦惱。我發現小螞蟻的種子盆栽,培養土只剩下三分之一,我趕快到後院挖了一些泥土加進去。小螞蟻後來拿起小盆栽的時候,發現培養土變多了,顯得有點驚訝的樣子,我告訴他是我幫他補了一些土,他立刻露出了淺淺的微笑。
         小小孩的小盆栽在老師協助照顧下,慢慢發芽了,雖然速度很慢,但種子的嫩葉已經舒展開來。但幾個國小階段的男孩子說,他們的盆栽遲遲沒有動靜,已經丟掉了!他們的種子盆栽還來不及長大,就在盆子裡乾涸,最後被丟到垃圾桶。不過我也聽到好消息,聽說蘋果的盆栽放在窗邊,已經舒展枝枒,開始長出葉子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四月一日下午荒野的夥伴們在溫暖的陽光下,和孩子們在廣場遊戲,孩子們高高舉起的雙手,熱切地看著荒野夥伴,想要多得到一個愛的抱抱。而種子盆栽裡的幼苗,正努力舒展枝枒,吸收陽光和空氣,努力在盆栽裡紮根。想想飛ㄚ飛團這群荒野的孩子張開手臂的樣子,好像春天萌芽的小小種子,幼苗都已經舒展枝枒了,如果他們有幸得到適當照顧,有機會得到需要的泥土和養分,也許他們有機會長成一棵棵大樹,然後結出滿樹豐碩的果實,衷心期待。
種子盆栽裡的幼苗,正努力舒展枝枒,吸收陽光和空氣,努力在盆栽裡紮根。想想飛ㄚ飛團這群荒野的孩子張開手臂的樣子,好像春天萌芽的小小種子,已經舒展枝枒,如果有幸得到適當照顧,提供需要的泥土和養分,也許有機會長成一棵大樹,然後結出滿樹豐碩的果實,衷心期待。
四月一日下午夥伴們陸續來到兒童之家,進行活動間的探視。一走進大門發現三角龍坐在籃球架下,專心地觀察一隻螞蟻在手臂上爬行,螞蟻爬高了,他就讓螞蟻爬到另一隻手,螞蟻一次越過障礙,再度發現前方有一隻似曾相似的手等著它。小太陽在一旁靜靜坐著,有時他看看三角龍在做甚麼,有時眼神又飄向遠方。三角龍聽到我的問候,看我一眼,視線又回到他手上的螞蟻,他說:「我沒有傷害它喔!」。這時根嫂靠過來,發現孩子和螞蟻的互動,她試著引導孩子思考:「螞蟻會不會累啊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