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2月5日 星期日

桃米坑(村)同心橋 生態旅遊觀察與省思 文:烏頭翁


茅埔坑濕地同心橋  又稱為嚇一跳橋
        在南投埔里的桃米生態村茅埔坑濕地有一座同心橋。同心橋是利用類似蹺蹺板原理設計的(槓桿原理?),行人從一側上橋後,因為重量的關係,原本傾斜的橋面會沉降變平,但是另外一邊還是有將近一公尺的高低落差,要怎麼過去呢?這時如果只有一個人過橋的時候,腿伸長一點搆一下,可以順利將另一邊的橋面壓下來,等到橋面變平了,就可以順利過橋了。

        雖然,要踏出那一步,不免有點擔心,但只要穩穩地跨出去,就能體會那個經過設計的巧妙的平衡。隨著重心而改變的橋面,是不是讓人嚇一跳呢?所以這樣的橋,也有「嚇一跳橋」的稱號。

        如果一個人就能過橋,那為什麼要叫同心橋?    

        如果有兩個人呢?就能體會同心橋的奧妙之處了。一個人先過橋,控制住橋面後,接下來的人就能更順利平安過橋。不過橋的告示建議:一次最多只能兩個人通行!也就是說,等你過了橋,還是要協助下一個人也平安過橋。

        這樣的「同心橋模式」,引申來說是桃米生態村模式的縮影。當年社區在各產官學界的觀念和經費協助下,創造了桃米生態村災後重建的奇蹟。透過了解說員和導覽人員的研習,以及社區營造觀念的播種。桃米生態村珍貴的動植物資源,以及災後重建的感人故事,打動許多人的心,吸引遊客前來一日遊、兩日遊。而當地民宿一家家開設後,有了更多來自國內外的個人、社區、機關行號慕名而來觀摩學習。

       當地店家說:「可以說是大地震,讓桃米改頭換面」。921大地震的經歷,幫助這個村莊,學會運用自然資源和社區營造的力量,結合了政府和企業的經費挹注,發展出過去無法想像的面貌。遊客來了,觀光活動蓬勃發展了,桃米生態村的榮景會持續不斷嗎?當政府部門預算投入不再充裕的時候,而民眾對於大地震的歷史已經淡忘,當地生態在過度開發下,環境負荷加重,而漸漸失去生物多樣性的時候。桃米生態村的特色,還能持續吸引遊客上門嗎?


       根據桃米社區生態旅遊服務中心網頁的物種調查的資料:原生植被有水生植物、濱溪植物,天然林次生林各種林木,及近百種的蕨類。蛙類23種、蜻蜓56種,蝴蝶151種、鳥類72種...。這些年來,隨著建設和開發,這些物種有沒有消長?

        桃米的生態價值,不會只在一間一間民宿裡獨立的生態池,或是所有權為私人所有的濕地。青蛙、螃蟹、蝴蝶的生態,不會只存在一個池塘、一小段溪流。桃米生態村是一整個互相影響的生態系。當一片片農田消失了,在森林和林下植物被砍罰殆盡後,生長其中的生物還在嗎?

        社區發展、生態環境永續和觀光活動能不能像「同心橋」一樣維持巧妙的平衡?還是有一天會失去平衡,而崩壞?就像木材構造的橋柱,如果沒有先做好防蟲防腐,最後有無可能因為腐朽而倒塌?

        多年來,我曾經在屏東、南投和台南等地住過多次民宿,這次在桃米生態村的經驗特別深刻。或許是對於生態認識加深了,也或許是生命的歷程和見聞多了,這次住宿在埔里森之屋民宿的時候,透過觀察和體驗,感受桃米生態村的過去和現在。也試著從現況去思考這個地方的未來。

        桃米生態村是921地震後,產官學攜手合作,經過社區營造和動植物資源調查後,發展出來的生態旅遊和社區營造模式,經過幾年的累積成為了各界觀摩取經的「典範」。 這個不到四百戶的村落,在18平方公里的範圍內,目前有25到30家的民宿,而且可以預期還在持續增加當中,走在村落中,隨處可以看到開發整地的狀態。桃米生態村的發展是持續茁壯的典範,還是會逐漸邁向與其他風景區同質化的狀態?消費者選擇又能發揮甚麼樣的角色?


        青蛙對於水質變化很敏感。桃米生態村以青蛙、蝴蝶生態的豐富度為生態旅遊的發展重點。然而,這樣的特色,在數十家民宿和餐廳發展下,桃米生態村引以為傲的豐富生態還能維持多久?會不會變成只存在照片或是網室裡的生態?


        青蛙等兩棲類,以及在水生昆蟲,需要良好的水質,因此友善土地的耕種,有助於維護青蛙的生態。然而,建設、現代的耕作、餐廳和民宿的汙水,卻可能危害青蛙生態。有人在監控環境乘載量嗎?

身為消費者的我們,可以怎麼做呢?
身為民宿的經營者、餐廳業者和當地的民眾可以怎麼做呢?



消費者選擇的力量:消費者願不願意選擇友善環境的業者?選擇自備盥洗用品,或是只提供天然洗滌用品(綠色標章產品)的業者。您願不願意犧牲一點享受,選擇相對較低度開發的民宿或是露營地,拒絕到陡峭坡地開發的民宿或露營地?

民宿業者的自主管理:業者願不願意投資設備,控制民生汙水的排放和產出量。願不願意選擇綠色標章的清洗清潔用品。針對自備盥洗用具的消費者是否能提供折扣?

白筍、百香果、香蕉、甘蔗和麻竹筍是觀察到的幾個主要作物
據說當地有推廣筊白筍的無毒栽種,實際狀況如何有待了解

這塊土地為私人產權的草湳濕地  當政府沒有租地之後,原有設施毀壞
草湳濕地因為遊客無法進入,看起來還是生物的庇護所,目視有小白鷺、紅冠水雞、花嘴鴨的鳥類棲息。

據說夏季還有賞螢的活動
目前在濕地周邊地勢較高的地方,有觀察到種植作物的跡象








2017年1月15日 星期日

戰鬥震撼教育 體驗毒氣室(66 653之3 ) 文:烏頭翁

轉錄自國防部發言人粉絲專頁

         民國85年的義務役役男,兵期還是兩年,扣除大專兵集訓的兩個月,還是要入伍一年十個月。當兵最怕的事情「要擦槍、通槍管」,另一件事是「擦鞋子」!這兩件事是阿兵哥的日常重要大事。槍沒保養好,打實彈射擊有可能會膛炸...。鞋子沒擦好,雖然沒有這麼危險,但是...很可能沒有「提早假」,這個就正中阿兵哥的要害了!這一篇要講的是陸戰隊服役期間,最膽戰心驚的震撼教育:丟手榴彈和戰鬥震撼教育,都發生在新訓中心的時候。

轉錄自國防部發言人粉絲專頁  (陸軍302旅)

實彈射擊與戰鬥震撼教育


       當兵要上靶場實彈射擊,「左線預備...右線預備...開保險,開始射擊!」這很正常啊,不然,當兵要幹嘛?。還要丟「真正的」手榴彈....這就有點驚嚇了。沒想到在新訓中心的時候,還帶我們去戰鬥震撼教育,體驗槍林彈雨的實況....雖然知道一定安全,但過程中還是氣喘吁吁,心跳加速啊!我想跟著我們一起丟手榴彈的教官....肯定也是會擔心遇到「天兵」而受到波及。

轉錄自國防部發言人粉絲專頁  陸軍302旅

        要丟手榴彈之前之後,分別寫了情書和家書跟家人吐露心情。這些經歷也寫在那陣子的軍中手札裡面,文字經過沉澱後,現在看來已經是雲淡風輕,其實,在投擲手榴彈的現場,還是覺得生死攸關啊!誰知道有沒有人的手榴彈掉在...腳邊呢?或是,一直忘了把手鬆開....。


轉錄自國防部發言人臉書專頁  陸戰隊新訓手榴彈投擲

摘錄國防部發言人臉書:
…...新兵個個屏氣凝神,專注聽從訓場指揮官與陣地投擲指導官口令下達,新兵同時複誦「握彈、撥開安全匣、拉出保險銷、手指目標物、投擲預備、投彈」等口令後,與指導官協力將手榴彈往目標區投擲,完成訓練課程。(陸軍302旅供稿)
轉錄自國防部發言人臉書粉絲專頁

民國85年8月20日手榴彈投擲和戰鬥震撼教育(我的軍中手札)
       今天是本連上靶場的第二天,然而卻好似已經經歷了軍人生涯所有精彩片段。首先是懷著戒慎恐懼的心情,投下手榴彈。雖然沒有想像中可怕,但先前稍有疑懼。但隨著前面同學一一通過考驗,不禁對投擲更有信心,果然順利過關。
   隨即又被帶往戰鬥震撼教育教練場進行試爬,在經歷一番努力後,氣喘吁吁爬到終點。原想就這樣了吧?觀賞完12連精彩的實彈演出後,我們竟然要再爬一次。當時幾乎是無能為力完成,但下定決心後毅然完成了。雖然累,但很爽!

民國86年4月進駐靶場(我的軍中手札)
本週進駐靶場,在生活條件的變化中,進行各階段訓練。露營的時候晚上降下大雨,雨後星光閃耀,而白天卻又是烈日曝曬。我們經歷了軍隊在野外露營的情況。


轉錄自國防部發言人臉書專頁

進毒氣室  戴上防護面具  再...脫掉

       下部隊以後,有另一個讓人流下男兒淚的體驗,讓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親身經歷。很慶幸,當兵生涯不必再進行第二次了...。那就是進「毒氣室」。以前上歷史課,或是看納粹電影,知道毒氣的可怕。越戰和韓戰電影也有施放毒氣的場面。所以,要進毒氣室之前,已經有了心理準備,這個課絕對要好好上。不然,隔天早上就聞不到清新的空氣了。

        在海陸當兵九個月的時候,部隊準備要下恆春基地,參三規劃一些進訓前的準備,其中一個是為期一周的「偵消班訓練」。偵消班...顧名思義....是不可能知道在甚麼的啦!但如果拆解一下「偵」和「消」兩個字,其實就簡明扼要點出了要點。偵是「偵檢」,消是「消除」。偵消班的任務就是偵檢出戰場上遭到化學污染的地方,在部隊抵達或是通過之前,進行處理。當然,執行這些工作的人員有一定的裝備和訓練。完成任務之前,要先學會保護自己。

九秒戴面具還是不夠快
        我在部隊的時候,有一段時間編制在衛生排,除了跳擔架操之外,學習各種包紮方法和心肺復甦術。如果沒記錯的話,我就是在衛生排的時候,去上了偵消班。也就這樣有了進毒氣室的經驗,學習如何在九秒鐘內完成防護面具配戴。但結果是...練習歸練習,氣體不會乖乖等你戴好防毒面具才進入你的鼻腔,結果就是....眼淚鼻涕來報到。如果教官要你在毒氣室再把面具拿掉....。然後你對毒氣室就會印象更深刻了!還好,毒氣室裡的氣體,不是真的毒氣...。我們活下來了!

民國86年3月4日偵消班訓練  毒氣室眼淚鼻涕報到(軍中手札)
這個星期參加為期一周的偵消班訓練,以備將來下恆春基地時有熟練的技能,通過任務考驗。一早到核生化教練場等候上課的時候,到了教官宣布早上就要進毒氣室。由於從未學習配戴防護面具,直覺要在九秒內完成所有動作,根本不可能啊?但教官細心示範,到了要進去毒氣室之前,已經能達到九秒鐘標準。
    踏進毒氣室的時候,雖然動作符合要求,但還是吸到了部分GA氣體。這次經驗告訴自己,任何訓練,只要按部就班就能達到訓練的要求。而保持樂觀和信心,就能達成學習的成效。





奔跑吧!海軍陸戰隊弟兄(66 653之2)! 文:烏頭翁


        抽中了籤王「海軍陸戰隊兵」,在其他役男的掌聲中走下台。回家後,就決定要開始每天晨跑。但決心歸決心,實際行動還是等到畢業以後,從宿舍搬回老家,才開始「認分」,執行「起床比雞早」的自主訓練。為什麼要那麼早起?因為夏天的陽光實在太厲害,剛開始幾天才,晚一點點,就很熱很熱。天啊,那屏東龍泉新訓中心的陽光怎麼辦呢?


沒照片只好用示意照....攝於長期陪伴兒童營  有穿海陸迷彩


         那時候已經退休的爸爸有晨跑的習慣,知道兒子要當海陸了,更要「監督(陪伴)」我好好鍛鍊,思考要怎麼樣循序漸進。為了方便計算圈數,爸爸裁了一疊長方形厚紙板小紙卡,寫上阿拉伯數字,用鐵絲串起來。每跑一圈就撥一片紙卡,15圈轉完就是三千公尺(小學校操場小,好像兩百公尺一圈)。這樣搭配手錶,就能確實掌握每天跑的距離和時間。

        操場練習跑步,我是從一千公尺開始,覺得還行,再慢慢加長距離;從氣喘吁吁到游刃有餘;在入伍前,我已經有信心跑完三千公尺。    

         不只有練跑步,既然是「海軍」陸戰隊,應該要游泳!於是就繳錢買月票,每天晨跑後,吃早餐休息一下,再進行第二個鍛鍊體能的行動。每天騎著摩托車去三公里外的游泳池報到,練習自由式(蛙式本來就會了)。 每天跑步加上游泳,體能明顯有進步,對於七月入伍這件事就漸漸有一點信心了,不會敗在跑步這件事。至於游泳...在新訓中心有了新的體驗。

         新訓中心時間抓很緊,每天除了基本教練等課程,還有填不完的資料。洗澡當然也是像打戰一樣,因為還有很多人要洗。白天操課,晚上寫資料,個人時間實在很少。有一天不知道哪個單位來找人,好像是跟游泳有關。於是就像抓公差一樣,額滿為止。心想去游泳,至少可以好好洗個澡吧?整理好游泳的裝備,就去游泳池了。
     
         那天熱身後下水,分隊進行接力,這才發現各連來的同梯,好多人根本選手等級。搞清楚狀況,似乎是在挑選隊慶,還是海軍的某項競技活動的選手。我三腳貓的自由式當然是完全紙糊的,很快就知道自己的斤兩了。不過,那天至少....好好洗了個澡。游泳池因為實力差太多,也就不用再去了。

靠左置中靠右移除
轉錄自國防部發言人粉絲專頁

         另一個跟游泳池有關的回憶,似乎是在兩棲基地的時候,有一次到游泳池要進行跳水,模擬的是從艦艇上跳下大海的高度。要從三四公尺高度,縱身往下跳,超乎正常人的經驗值,安全的須知不可少,從教官到排長大家都不敢大意。

        排隊要下水餃的時候,很多人卻步了。但是當兵就是那麼一回事,哪有甚麼妥協的餘地。早跳晚跳還是要跳,報完姓名後撲通下水....撞到池底?不會啦,這是特製的游泳池。我們跳下去後,又是三米深的深度。就像教官預告的,先閉氣一直等到不再下沉,再游泳浮上水面。雖然,從池底回到水面不過幾公尺的高度,但迎向有光的地方的時候,感覺卻有如重生!

         還在新訓中心的時候,就免不了要練體能。同一連的弟兄,體能好壞差異很大。為了鑑測,新訓中心的幹部只能帶領大家加強訓練,不過始終有一些人體力明顯有落差。有時候因為天氣變化,或是任務關係影響到正常的晨操。那時寫了一段文字:

民國85年9月17日
再過兩個星期就要下部隊了,心中不免有些惶恐。一直覺得體能還不夠,三千公尺有把握,但五千公尺卻沒有太大自信。另外,伏地挺身和引體向上則是離標準還有一段距離。聽說原屬單位將會下兩棲基地,戰技還未到位,擔心跟不上進度。


        下部隊後,跟著連上弟兄跑步,通常是早點名後要操體能。身體熱開了,把灰色的運動上衣脫下來放在地上排列整齊,就繞著營區慢跑去了。阿兵哥跑步,一開始要維持隊形,精神達數免不了。一起跑的感覺,好像比較不會累。到了最後階段,值星官或是連長會下令全力衝刺,然後整個連就像脫韁野馬,各自奔馳回到連集合場。體能好壞這時就高低立見,有些人很快就回到連集合場,還有時間休息一下。慢一點的,就被值星班長或是老兵吼著趕回來。我在入伍前鍛鍊得宜,跑步一直都沒在怕的。

         直到因為站衛兵站了好幾個月,略有影響,但後來為了測驗五千公尺,還是得練習。還好有練過,很快就恢復水準。海陸跑三千五千有如家常便飯,但聽說別的軍種就跑比較少,甚至沒有在晨操的。退伍後幾年,慢跑運動大流行,我太久沒跑了,就....沒有跟上了。不過每次想到慢跑時的快樂,還是覺得很嚮往。
 

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

抽中了海軍陸戰隊兵籤王(66-653之1) 文:烏頭翁

海軍陸戰隊新訓中心563梯次結訓

       從小到大參加抽獎活動很少中獎,連對統一發票也沒有中過超過200元的獎項。但心中越不想要的越會找上你,而且要怪.....只能怪自己的手在籤筒中轉了彎!

籤筒中轉彎的手   


        這張海軍陸戰隊籤王,由高中同學珍藏多年,記錄了當年我們分別抽中這支籤的震撼、震驚。抽籤那天,決定自己來,想說自己抽的籤,不管是抽到什麼兵種,也會比較甘願。懷著忐忑的心走向命運的籤筒,當手伸進籤筒那一刻,決定攪一攪,翻轉一下...一個念頭閃過,反手拿了隔壁的那隻籤!這時....深呼吸一口氣.....當主持人唸出「海軍陸戰隊兵」那一秒,現場響起一陣掌聲和尖叫。恭喜聲不斷,即使不認識的人也堆滿笑容,很誠懇的道賀,是的,我中了籤王!


         從小我爸就說我們家的人抽獎摸彩都摸不到大獎,自嘲是"頭尖尖的"。但是偏偏我抽兵種的時候,卻抽到籤王「海軍陸戰隊」!可以換現金?還是拍賣轉讓嗎?
         聽說不出幾年,中華民國義務役可能將走入歷史,加上最近與海軍陸戰隊退伍協會的學長學弟在育幼院巧遇,勾起一些回憶。心想網路上653團的文章太稀有,於是...決定自己來紀錄一下「我在海陸當兵的日子」。為我的海軍陸戰隊義務役歲月寫日記....是歷史了....。


部隊下基地打演習  南下會合?駐地待命?

       這還不是當年抽到唯一的籤王,在特新訓中心快結訓的時候,抽籤分發部隊,雖然如願抽到台中清泉崗。但很「幸運」的是,不久我再度蟬聯本島籤王「66師653團311營第九連」,當年下恆春基地的時候,連續發生多起弟兄逃亡的事件,氣氛自然.....。
        還好在當年連隊士氣最低迷的時候,我們幾個最菜最菜的二兵,在長官考量下,暫留在清泉崗。不用下基地加入還在恆春基地,進入最後階段的三軍聯訓演習。
        終於部隊從屏東回來了,那天膽顫心驚....戒慎恐懼....如履薄冰...跟著刺龍刺虎全身皮膚黝黑的老兵們,一起打掃環境,重新粉刷營房。每天戰戰兢兢的,深怕得罪陸戰老兵....往後的部隊生涯遭遇悲慘的命運。

轉錄自國防部發言人粉絲專頁  軍容校閱預校

老兵駐地團圓,師傅逃兵了

       還好因為專長的關係,先被選入營部連擔任電腦文書,每天早出晚歸,跟著「師傅」打電腦做資料。離奇的是,過沒幾天,他竟然....逃兵了!我的臉上不禁浮現「三條線」,難道我待的這個單位這麼辛苦?連業務士都有過不了的關卡?
         印象中「師父」最後還是被抓回來了,關完禁閉以後回到連隊,但他再也無法擔任電腦文書了。我只好一個人做兩個人的工作,直到我再度被另一個學長照顧,調到團部連。
       雖然從刺龍刺虎的步兵連,順利轉調到團部連。但是基本的體能要求可是沒有打折扣。晨操三千公尺、五千公尺,按表操課沒有少過。一個月一次大背包全副武裝夜行軍,我們在黑暗中走遍清泉崗許多不知名的山區,留下許多汗流浹背的記憶。恆春基地、兩棲基地....毒氣室,靶場....然後....遇到精實案,退伍後聽說66師縮編為66旅.....
        現在想起來,當時的種種磨練,還真的讓當兵有了更多回憶。男人啊,還好有這些當兵的回憶可以說嘴.....。歷經多年以後,再看這張籤王,只留下許多從磨練中全身而退的回甘的記憶。

陸戰隊精神標竿:一日陸戰隊  終生陸戰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