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2月5日 星期日

桃米坑(村)同心橋 生態旅遊觀察與省思 文:烏頭翁


茅埔坑濕地同心橋  又稱為嚇一跳橋
        在南投埔里的桃米生態村茅埔坑濕地有一座同心橋。同心橋是利用類似蹺蹺板原理設計的(槓桿原理?),行人從一側上橋後,因為重量的關係,原本傾斜的橋面會沉降變平,但是另外一邊還是有將近一公尺的高低落差,要怎麼過去呢?這時如果只有一個人過橋的時候,腿伸長一點搆一下,可以順利將另一邊的橋面壓下來,等到橋面變平了,就可以順利過橋了。

        雖然,要踏出那一步,不免有點擔心,但只要穩穩地跨出去,就能體會那個經過設計的巧妙的平衡。隨著重心而改變的橋面,是不是讓人嚇一跳呢?所以這樣的橋,也有「嚇一跳橋」的稱號。

        如果一個人就能過橋,那為什麼要叫同心橋?    

        如果有兩個人呢?就能體會同心橋的奧妙之處了。一個人先過橋,控制住橋面後,接下來的人就能更順利平安過橋。不過橋的告示建議:一次最多只能兩個人通行!也就是說,等你過了橋,還是要協助下一個人也平安過橋。

        這樣的「同心橋模式」,引申來說是桃米生態村模式的縮影。當年社區在各產官學界的觀念和經費協助下,創造了桃米生態村災後重建的奇蹟。透過了解說員和導覽人員的研習,以及社區營造觀念的播種。桃米生態村珍貴的動植物資源,以及災後重建的感人故事,打動許多人的心,吸引遊客前來一日遊、兩日遊。而當地民宿一家家開設後,有了更多來自國內外的個人、社區、機關行號慕名而來觀摩學習。

       當地店家說:「可以說是大地震,讓桃米改頭換面」。921大地震的經歷,幫助這個村莊,學會運用自然資源和社區營造的力量,結合了政府和企業的經費挹注,發展出過去無法想像的面貌。遊客來了,觀光活動蓬勃發展了,桃米生態村的榮景會持續不斷嗎?當政府部門預算投入不再充裕的時候,而民眾對於大地震的歷史已經淡忘,當地生態在過度開發下,環境負荷加重,而漸漸失去生物多樣性的時候。桃米生態村的特色,還能持續吸引遊客上門嗎?


       根據桃米社區生態旅遊服務中心網頁的物種調查的資料:原生植被有水生植物、濱溪植物,天然林次生林各種林木,及近百種的蕨類。蛙類23種、蜻蜓56種,蝴蝶151種、鳥類72種...。這些年來,隨著建設和開發,這些物種有沒有消長?

        桃米的生態價值,不會只在一間一間民宿裡獨立的生態池,或是所有權為私人所有的濕地。青蛙、螃蟹、蝴蝶的生態,不會只存在一個池塘、一小段溪流。桃米生態村是一整個互相影響的生態系。當一片片農田消失了,在森林和林下植物被砍罰殆盡後,生長其中的生物還在嗎?

        社區發展、生態環境永續和觀光活動能不能像「同心橋」一樣維持巧妙的平衡?還是有一天會失去平衡,而崩壞?就像木材構造的橋柱,如果沒有先做好防蟲防腐,最後有無可能因為腐朽而倒塌?

        多年來,我曾經在屏東、南投和台南等地住過多次民宿,這次在桃米生態村的經驗特別深刻。或許是對於生態認識加深了,也或許是生命的歷程和見聞多了,這次住宿在埔里森之屋民宿的時候,透過觀察和體驗,感受桃米生態村的過去和現在。也試著從現況去思考這個地方的未來。

        桃米生態村是921地震後,產官學攜手合作,經過社區營造和動植物資源調查後,發展出來的生態旅遊和社區營造模式,經過幾年的累積成為了各界觀摩取經的「典範」。 這個不到四百戶的村落,在18平方公里的範圍內,目前有25到30家的民宿,而且可以預期還在持續增加當中,走在村落中,隨處可以看到開發整地的狀態。桃米生態村的發展是持續茁壯的典範,還是會逐漸邁向與其他風景區同質化的狀態?消費者選擇又能發揮甚麼樣的角色?


        青蛙對於水質變化很敏感。桃米生態村以青蛙、蝴蝶生態的豐富度為生態旅遊的發展重點。然而,這樣的特色,在數十家民宿和餐廳發展下,桃米生態村引以為傲的豐富生態還能維持多久?會不會變成只存在照片或是網室裡的生態?


        青蛙等兩棲類,以及在水生昆蟲,需要良好的水質,因此友善土地的耕種,有助於維護青蛙的生態。然而,建設、現代的耕作、餐廳和民宿的汙水,卻可能危害青蛙生態。有人在監控環境乘載量嗎?

身為消費者的我們,可以怎麼做呢?
身為民宿的經營者、餐廳業者和當地的民眾可以怎麼做呢?



消費者選擇的力量:消費者願不願意選擇友善環境的業者?選擇自備盥洗用品,或是只提供天然洗滌用品(綠色標章產品)的業者。您願不願意犧牲一點享受,選擇相對較低度開發的民宿或是露營地,拒絕到陡峭坡地開發的民宿或露營地?

民宿業者的自主管理:業者願不願意投資設備,控制民生汙水的排放和產出量。願不願意選擇綠色標章的清洗清潔用品。針對自備盥洗用具的消費者是否能提供折扣?

白筍、百香果、香蕉、甘蔗和麻竹筍是觀察到的幾個主要作物
據說當地有推廣筊白筍的無毒栽種,實際狀況如何有待了解

這塊土地為私人產權的草湳濕地  當政府沒有租地之後,原有設施毀壞
草湳濕地因為遊客無法進入,看起來還是生物的庇護所,目視有小白鷺、紅冠水雞、花嘴鴨的鳥類棲息。

據說夏季還有賞螢的活動
目前在濕地周邊地勢較高的地方,有觀察到種植作物的跡象








2017年1月15日 星期日

戰鬥震撼教育 體驗毒氣室(66 653之3 ) 文:烏頭翁

轉錄自國防部發言人粉絲專頁

         民國85年的義務役役男,兵期還是兩年,扣除大專兵集訓的兩個月,還是要入伍一年十個月。當兵最怕的事情「要擦槍、通槍管」,另一件事是「擦鞋子」!這兩件事是阿兵哥的日常重要大事。槍沒保養好,打實彈射擊有可能會膛炸...。鞋子沒擦好,雖然沒有這麼危險,但是...很可能沒有「提早假」,這個就正中阿兵哥的要害了!這一篇要講的是陸戰隊服役期間,最膽戰心驚的震撼教育:丟手榴彈和戰鬥震撼教育,都發生在新訓中心的時候。

轉錄自國防部發言人粉絲專頁  (陸軍302旅)

實彈射擊與戰鬥震撼教育


       當兵要上靶場實彈射擊,「左線預備...右線預備...開保險,開始射擊!」這很正常啊,不然,當兵要幹嘛?。還要丟「真正的」手榴彈....這就有點驚嚇了。沒想到在新訓中心的時候,還帶我們去戰鬥震撼教育,體驗槍林彈雨的實況....雖然知道一定安全,但過程中還是氣喘吁吁,心跳加速啊!我想跟著我們一起丟手榴彈的教官....肯定也是會擔心遇到「天兵」而受到波及。

轉錄自國防部發言人粉絲專頁  陸軍302旅

        要丟手榴彈之前之後,分別寫了情書和家書跟家人吐露心情。這些經歷也寫在那陣子的軍中手札裡面,文字經過沉澱後,現在看來已經是雲淡風輕,其實,在投擲手榴彈的現場,還是覺得生死攸關啊!誰知道有沒有人的手榴彈掉在...腳邊呢?或是,一直忘了把手鬆開....。


轉錄自國防部發言人臉書專頁  陸戰隊新訓手榴彈投擲

摘錄國防部發言人臉書:
…...新兵個個屏氣凝神,專注聽從訓場指揮官與陣地投擲指導官口令下達,新兵同時複誦「握彈、撥開安全匣、拉出保險銷、手指目標物、投擲預備、投彈」等口令後,與指導官協力將手榴彈往目標區投擲,完成訓練課程。(陸軍302旅供稿)
轉錄自國防部發言人臉書粉絲專頁

民國85年8月20日手榴彈投擲和戰鬥震撼教育(我的軍中手札)
       今天是本連上靶場的第二天,然而卻好似已經經歷了軍人生涯所有精彩片段。首先是懷著戒慎恐懼的心情,投下手榴彈。雖然沒有想像中可怕,但先前稍有疑懼。但隨著前面同學一一通過考驗,不禁對投擲更有信心,果然順利過關。
   隨即又被帶往戰鬥震撼教育教練場進行試爬,在經歷一番努力後,氣喘吁吁爬到終點。原想就這樣了吧?觀賞完12連精彩的實彈演出後,我們竟然要再爬一次。當時幾乎是無能為力完成,但下定決心後毅然完成了。雖然累,但很爽!

民國86年4月進駐靶場(我的軍中手札)
本週進駐靶場,在生活條件的變化中,進行各階段訓練。露營的時候晚上降下大雨,雨後星光閃耀,而白天卻又是烈日曝曬。我們經歷了軍隊在野外露營的情況。


轉錄自國防部發言人臉書專頁

進毒氣室  戴上防護面具  再...脫掉

       下部隊以後,有另一個讓人流下男兒淚的體驗,讓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親身經歷。很慶幸,當兵生涯不必再進行第二次了...。那就是進「毒氣室」。以前上歷史課,或是看納粹電影,知道毒氣的可怕。越戰和韓戰電影也有施放毒氣的場面。所以,要進毒氣室之前,已經有了心理準備,這個課絕對要好好上。不然,隔天早上就聞不到清新的空氣了。

        在海陸當兵九個月的時候,部隊準備要下恆春基地,參三規劃一些進訓前的準備,其中一個是為期一周的「偵消班訓練」。偵消班...顧名思義....是不可能知道在甚麼的啦!但如果拆解一下「偵」和「消」兩個字,其實就簡明扼要點出了要點。偵是「偵檢」,消是「消除」。偵消班的任務就是偵檢出戰場上遭到化學污染的地方,在部隊抵達或是通過之前,進行處理。當然,執行這些工作的人員有一定的裝備和訓練。完成任務之前,要先學會保護自己。

九秒戴面具還是不夠快
        我在部隊的時候,有一段時間編制在衛生排,除了跳擔架操之外,學習各種包紮方法和心肺復甦術。如果沒記錯的話,我就是在衛生排的時候,去上了偵消班。也就這樣有了進毒氣室的經驗,學習如何在九秒鐘內完成防護面具配戴。但結果是...練習歸練習,氣體不會乖乖等你戴好防毒面具才進入你的鼻腔,結果就是....眼淚鼻涕來報到。如果教官要你在毒氣室再把面具拿掉....。然後你對毒氣室就會印象更深刻了!還好,毒氣室裡的氣體,不是真的毒氣...。我們活下來了!

民國86年3月4日偵消班訓練  毒氣室眼淚鼻涕報到(軍中手札)
這個星期參加為期一周的偵消班訓練,以備將來下恆春基地時有熟練的技能,通過任務考驗。一早到核生化教練場等候上課的時候,到了教官宣布早上就要進毒氣室。由於從未學習配戴防護面具,直覺要在九秒內完成所有動作,根本不可能啊?但教官細心示範,到了要進去毒氣室之前,已經能達到九秒鐘標準。
    踏進毒氣室的時候,雖然動作符合要求,但還是吸到了部分GA氣體。這次經驗告訴自己,任何訓練,只要按部就班就能達到訓練的要求。而保持樂觀和信心,就能達成學習的成效。





奔跑吧!海軍陸戰隊弟兄(66 653之2)! 文:烏頭翁


        抽中了籤王「海軍陸戰隊兵」,在其他役男的掌聲中走下台。回家後,就決定要開始每天晨跑。但決心歸決心,實際行動還是等到畢業以後,從宿舍搬回老家,才開始「認分」,執行「起床比雞早」的自主訓練。為什麼要那麼早起?因為夏天的陽光實在太厲害,剛開始幾天才,晚一點點,就很熱很熱。天啊,那屏東龍泉新訓中心的陽光怎麼辦呢?


沒照片只好用示意照....攝於長期陪伴兒童營  有穿海陸迷彩


         那時候已經退休的爸爸有晨跑的習慣,知道兒子要當海陸了,更要「監督(陪伴)」我好好鍛鍊,思考要怎麼樣循序漸進。為了方便計算圈數,爸爸裁了一疊長方形厚紙板小紙卡,寫上阿拉伯數字,用鐵絲串起來。每跑一圈就撥一片紙卡,15圈轉完就是三千公尺(小學校操場小,好像兩百公尺一圈)。這樣搭配手錶,就能確實掌握每天跑的距離和時間。

        操場練習跑步,我是從一千公尺開始,覺得還行,再慢慢加長距離;從氣喘吁吁到游刃有餘;在入伍前,我已經有信心跑完三千公尺。    

         不只有練跑步,既然是「海軍」陸戰隊,應該要游泳!於是就繳錢買月票,每天晨跑後,吃早餐休息一下,再進行第二個鍛鍊體能的行動。每天騎著摩托車去三公里外的游泳池報到,練習自由式(蛙式本來就會了)。 每天跑步加上游泳,體能明顯有進步,對於七月入伍這件事就漸漸有一點信心了,不會敗在跑步這件事。至於游泳...在新訓中心有了新的體驗。

         新訓中心時間抓很緊,每天除了基本教練等課程,還有填不完的資料。洗澡當然也是像打戰一樣,因為還有很多人要洗。白天操課,晚上寫資料,個人時間實在很少。有一天不知道哪個單位來找人,好像是跟游泳有關。於是就像抓公差一樣,額滿為止。心想去游泳,至少可以好好洗個澡吧?整理好游泳的裝備,就去游泳池了。
     
         那天熱身後下水,分隊進行接力,這才發現各連來的同梯,好多人根本選手等級。搞清楚狀況,似乎是在挑選隊慶,還是海軍的某項競技活動的選手。我三腳貓的自由式當然是完全紙糊的,很快就知道自己的斤兩了。不過,那天至少....好好洗了個澡。游泳池因為實力差太多,也就不用再去了。

靠左置中靠右移除
轉錄自國防部發言人粉絲專頁

         另一個跟游泳池有關的回憶,似乎是在兩棲基地的時候,有一次到游泳池要進行跳水,模擬的是從艦艇上跳下大海的高度。要從三四公尺高度,縱身往下跳,超乎正常人的經驗值,安全的須知不可少,從教官到排長大家都不敢大意。

        排隊要下水餃的時候,很多人卻步了。但是當兵就是那麼一回事,哪有甚麼妥協的餘地。早跳晚跳還是要跳,報完姓名後撲通下水....撞到池底?不會啦,這是特製的游泳池。我們跳下去後,又是三米深的深度。就像教官預告的,先閉氣一直等到不再下沉,再游泳浮上水面。雖然,從池底回到水面不過幾公尺的高度,但迎向有光的地方的時候,感覺卻有如重生!

         還在新訓中心的時候,就免不了要練體能。同一連的弟兄,體能好壞差異很大。為了鑑測,新訓中心的幹部只能帶領大家加強訓練,不過始終有一些人體力明顯有落差。有時候因為天氣變化,或是任務關係影響到正常的晨操。那時寫了一段文字:

民國85年9月17日
再過兩個星期就要下部隊了,心中不免有些惶恐。一直覺得體能還不夠,三千公尺有把握,但五千公尺卻沒有太大自信。另外,伏地挺身和引體向上則是離標準還有一段距離。聽說原屬單位將會下兩棲基地,戰技還未到位,擔心跟不上進度。


        下部隊後,跟著連上弟兄跑步,通常是早點名後要操體能。身體熱開了,把灰色的運動上衣脫下來放在地上排列整齊,就繞著營區慢跑去了。阿兵哥跑步,一開始要維持隊形,精神達數免不了。一起跑的感覺,好像比較不會累。到了最後階段,值星官或是連長會下令全力衝刺,然後整個連就像脫韁野馬,各自奔馳回到連集合場。體能好壞這時就高低立見,有些人很快就回到連集合場,還有時間休息一下。慢一點的,就被值星班長或是老兵吼著趕回來。我在入伍前鍛鍊得宜,跑步一直都沒在怕的。

         直到因為站衛兵站了好幾個月,略有影響,但後來為了測驗五千公尺,還是得練習。還好有練過,很快就恢復水準。海陸跑三千五千有如家常便飯,但聽說別的軍種就跑比較少,甚至沒有在晨操的。退伍後幾年,慢跑運動大流行,我太久沒跑了,就....沒有跟上了。不過每次想到慢跑時的快樂,還是覺得很嚮往。
 

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

抽中了海軍陸戰隊兵籤王(66-653之1) 文:烏頭翁

海軍陸戰隊新訓中心563梯次結訓

       從小到大參加抽獎活動很少中獎,連對統一發票也沒有中過超過200元的獎項。但心中越不想要的越會找上你,而且要怪.....只能怪自己的手在籤筒中轉了彎!

籤筒中轉彎的手   


        這張海軍陸戰隊籤王,由高中同學珍藏多年,記錄了當年我們分別抽中這支籤的震撼、震驚。抽籤那天,決定自己來,想說自己抽的籤,不管是抽到什麼兵種,也會比較甘願。懷著忐忑的心走向命運的籤筒,當手伸進籤筒那一刻,決定攪一攪,翻轉一下...一個念頭閃過,反手拿了隔壁的那隻籤!這時....深呼吸一口氣.....當主持人唸出「海軍陸戰隊兵」那一秒,現場響起一陣掌聲和尖叫。恭喜聲不斷,即使不認識的人也堆滿笑容,很誠懇的道賀,是的,我中了籤王!


         從小我爸就說我們家的人抽獎摸彩都摸不到大獎,自嘲是"頭尖尖的"。但是偏偏我抽兵種的時候,卻抽到籤王「海軍陸戰隊」!可以換現金?還是拍賣轉讓嗎?
         聽說不出幾年,中華民國義務役可能將走入歷史,加上最近與海軍陸戰隊退伍協會的學長學弟在育幼院巧遇,勾起一些回憶。心想網路上653團的文章太稀有,於是...決定自己來紀錄一下「我在海陸當兵的日子」。為我的海軍陸戰隊義務役歲月寫日記....是歷史了....。


部隊下基地打演習  南下會合?駐地待命?

       這還不是當年抽到唯一的籤王,在特新訓中心快結訓的時候,抽籤分發部隊,雖然如願抽到台中清泉崗。但很「幸運」的是,不久我再度蟬聯本島籤王「66師653團311營第九連」,當年下恆春基地的時候,連續發生多起弟兄逃亡的事件,氣氛自然.....。
        還好在當年連隊士氣最低迷的時候,我們幾個最菜最菜的二兵,在長官考量下,暫留在清泉崗。不用下基地加入還在恆春基地,進入最後階段的三軍聯訓演習。
        終於部隊從屏東回來了,那天膽顫心驚....戒慎恐懼....如履薄冰...跟著刺龍刺虎全身皮膚黝黑的老兵們,一起打掃環境,重新粉刷營房。每天戰戰兢兢的,深怕得罪陸戰老兵....往後的部隊生涯遭遇悲慘的命運。

轉錄自國防部發言人粉絲專頁  軍容校閱預校

老兵駐地團圓,師傅逃兵了

       還好因為專長的關係,先被選入營部連擔任電腦文書,每天早出晚歸,跟著「師傅」打電腦做資料。離奇的是,過沒幾天,他竟然....逃兵了!我的臉上不禁浮現「三條線」,難道我待的這個單位這麼辛苦?連業務士都有過不了的關卡?
         印象中「師父」最後還是被抓回來了,關完禁閉以後回到連隊,但他再也無法擔任電腦文書了。我只好一個人做兩個人的工作,直到我再度被另一個學長照顧,調到團部連。
       雖然從刺龍刺虎的步兵連,順利轉調到團部連。但是基本的體能要求可是沒有打折扣。晨操三千公尺、五千公尺,按表操課沒有少過。一個月一次大背包全副武裝夜行軍,我們在黑暗中走遍清泉崗許多不知名的山區,留下許多汗流浹背的記憶。恆春基地、兩棲基地....毒氣室,靶場....然後....遇到精實案,退伍後聽說66師縮編為66旅.....
        現在想起來,當時的種種磨練,還真的讓當兵有了更多回憶。男人啊,還好有這些當兵的回憶可以說嘴.....。歷經多年以後,再看這張籤王,只留下許多從磨練中全身而退的回甘的記憶。

陸戰隊精神標竿:一日陸戰隊  終生陸戰隊

2016年12月1日 星期四

逆風騎行 單車長期陪伴繼續上路 文:烏頭翁 攝影:曼波魚 靖毅


        曾經有一度以為,這將是倒數第二次的單車長期陪伴了,該來的道別總要面對。曾經一度以為要在雨中騎車,與孩子們在風雨的空檔前進。還好這兩個狀況都沒有發生,但我們回程的時候遇到了超級強的逆風!


孩子問我:「為什麼騎不動?」
我說:「逆風啊!」
孩子說:「那我們往另外一邊騎啊!」
我說:「這樣我們會騎很久.....」

(過了一下子)
孩子說:「為什麼下坡也沒有比較快?」

我說:「因為....逆風很大!」
孩子說:「我腳好痠....」(至少說了一百遍,但還是繼續騎....)


        孩子們的單車是沉重的入門款通學通勤單車,很多輛是不能變速的狀態。但是孩子樂此不疲,即使中午休息的時間,也要騎著單車到處探索,在坡道上上下下,一次又一次。而儘管回程的時候,體力幾乎要放盡,還是沉著地踩踏,沒有放棄的念頭。就算推車走幾步路,也絲毫不認輸地再度上車,逆風而行。


         單車長期陪伴活動,今年陪伴的八個孩子幾乎都是荒野長期陪伴計劃,陪伴過的飛ㄚ飛團的孩子。當時都是國小低年級的孩子。如今分別就讀國小六年級或是國中一年級。當年稚氣的孩子們,來到了前青春期的階段。在這半大不小的時期,似乎開始有了更多的為什麼?這應該是幼兒期之後,青春期之前,還願意「開口問」的階段。


孩子們的單車大多是像這樣的通學變速車或是單速車

        今年的青少年單車長期陪伴社團,略微下修陪伴的對象,從以國中生為主的孩子,改為以國小六年級為主的對象。八個孩子當中,有七個是從荒野長期陪伴計畫第二年就陪伴至今。他們在國中高中階段,將以單車為通學的交通工具,因此我們在三年多前,協助育幼院開辦單車安全講習,隨後啟動了單車社團計畫!現在,我們陪伴的飛ㄚ飛團的小小孩,已經從國小低年級學生,即將陸續進入國中就讀。


        從荒野長期陪伴計劃,到陪伴孩子騎單車拜訪大自然。這六年多來,我們真的達成了長期陪伴的目標。這段足夠長的時間,我們看到了孩子們,漸漸從七八歲的孩子,即將進入了青少年階段。從充滿童真的頑童,慢慢有了一點少男少女的心事。我們有幸陪著這群孩子一起在大自然中奔馳,在休息的時候,聊聊心事,說說夢想。


孩子的人生,有很多事情沒辦法自己選擇,我們自己何嘗不是?因此,我們選擇了騎單車上路,用心去體會當下,腳踏實地去探索這塊土地。說是我們陪伴孩子,其實也是孩子陪伴著我們。在孩子的童言童語、笑容和活力中,我們也毫無差別,面對了同樣的大逆風,以及一路上無可避免的上坡和下坡!



         我們這群樂在騎車的志工,除了工作之外,平常就以單車運動為樂。或以單車為休閒旅遊的交通工具,或是以單車挑戰為樂趣,也有夥伴本身就是以傳遞單車安全觀念為專業。有人是陪伴身心障礙兒童的職能治療師,也有公司行號的經營管理人才。但不約而同,我們因為這群孩子,聚在單車長期陪伴計畫,用我們的專長和興趣,陪伴這群孩子。不只是陪他們安全上路,也用我們的特質,傾聽關懷他們,給他們良善的鼓勵、引導和陪伴。

在夕陽陪伴下,我們回到了孩子的家,他們生命的港灣。社工老師說,我們還可以舉辦三到四次活動。從只剩一次,到還有三到四次。單車長陪活動轉了一個彎,我們與孩子們的單車社團活動,將會繼續上路。從荒野長期陪伴四年,到單車長陪三年。與孩子們的緣分轉個彎,又有一片未知的風景要探索,我們的長期陪伴還要寫下更多故事。


感謝這一次的陪騎志工  根、野蘭花、豆豆龍、曼波魚、JIM、靖毅、烏頭翁
 背景:單車長期陪伴計劃的前身,是由緯創科技人文基金會贊助的荒野長期陪伴計畫,一群荒野桃園分會志工,在育幼院執行的弱勢兒童青少年陪伴計劃。荒野桃園分會志工執行長期陪伴計劃四年以後,獲得一筆指定用途的捐款,在育幼院開辦單車社團。隨後機構的基金會持續贊助一年,今年改由社工尋找資源持續辦理。單車長期陪伴計畫,開辦至今已經進入第三年尾聲。

         不同於其他育幼院以單車挑戰為目的的計畫,單車長期陪伴計畫是以原有的荒野長期陪伴計劃為基礎,持續在同一間育幼院執行的服務。我們重視的是親近自然,尊重自然,陪伴孩子們自在歡喜在大自然中探索,結交一輩子的自然朋友。


靖毅
逆風高飛....這群小朋友真的很棒!這群夥伴也真的很有愛!很開心能參與其中。
感謝老天爺賞賜,給了一個適合騎車的天氣,雖然回程是超級大逆風,但是大小朋友都完成挑戰,平安回家了.... ^_^

曼波魚:老天爺給了個有風的超好天氣,讓我們單車長陪順利的進行,八個大人八個孩子,乘著風出發囉!上上下下的路,孩子們的單車有變速的,還不會因應上下坡變速,有的單車沒有變速功能,但孩子們都沒有抱怨,偶爾喊著腳痠卻仍努力踩踏。回程遇上了大逆風,每個騎得辛苦...也都努力完成....這些孩子少了一般孩子的經驗,卻多些堅毅和勇敢,好厲害....陪伴讓孩子多些經驗,也讓陪伴的志工們更珍惜所有,從孩子身上學習感動....

Jim: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故事,能陪伴他們快樂騎車,心裡真的好開心

豆豆龍:超強烈。。兒童之家的小朋友有什麼騎什麼、抗逆風指數超強

        長期陪伴這群孩子的過程中,我們知道總有一天孩子會離開這個計畫,航向另一段單飛的旅程。但我們永遠會記得一起快樂騎車的日子!

一起騎車的日子,有上坡有下坡,有晴天、有雨天。我們期待一路順風,也免不了碰到逆風的路段!但我們都知道,順風很爽快,逆風也可以換個心情歡喜飛翔!


界線?無限? 飛安調查委員的一堂課 文: 烏頭翁

紅樹林生態教育館志工盧先生  (攝影官  極光)
        聽過瑞士乳酪理論(Swiss Cheese Theory)嗎?荒野桃園親子團(桃一團)10月份奔鹿團團集會,我們去拜訪紅樹林生態教育館的時候,志工隊長盧先生分享了這個理論。他說,這是一個許多飛行員耳熟能詳的理論,攸關生死。參訪結束後,我趨前感謝他的引導時,他特別請我記得瑞士乳酪理論,未來帶領孩子接近自然的日子裡,有機會就將這個觀念散播出去。

        甚麼是瑞士乳酪理論?大意是說,如果將乳酪切片,一定會有孔洞,如果孔洞剛好連在一直線就會透光。而將這個理論,應用在飛航安全事件調查,每一片乳酪代表的是一個環節,或是可以說是一個把關的機制。如果某個環節出現孔洞,而孔洞又連成一條線就會透光,他說,這就是造成飛安事故的原因之一。

By Davidmack - Own work, CC BY-SA 3.0, https://commons.wikimedia.org/w/index.php?curid=31679759

         反之,如果在機制中,各個環結有適當的把關機制,就有機會及時進行補救,避免飛安事故。盧先生說,他每次參與飛安調查,抽絲剝繭之後,總是以胃潰瘍收場。因為,他知道如果某一個環結有適當的把關,乳酪就不會透光,而墜機的悲劇或許就不會發生。

        盧先生說,你有機會帶孩子親近大自然,也可能帶孩子出門騎車。不要小看機會教育的重要性。因為意外的發生,可能就從小小的疏忽開始。而這樣的習慣的養成,或許可以追溯到童年的時候,我們默許了一些態度和行為。他舉例說明,我們確實停等紅綠燈嗎?即使是在人車稀少的路口?如果每個人都確實停等紅綠燈,隨時奉行,那麼不但交通事故會大幅減少,或許,這些人長大後,就是阻止飛安事故的人。
攝影官  極光
        盧先生曾經是飛行員,也是一位民航機師,退休後執行過多次飛安調查。他為我上的這一堂瑞士乳酪理論,讓我想到了我們所喜愛的荒野保護協會,以及荒野親子團的運作,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機制呢?荒野藍鵲曾經寫過一篇文章:「安全是自然活動的最高準則」。這是親子團夥伴奉為圭臬的準則。但除了安全之外,還有沒有其他幫助親子團運作的規章制度?

荒野旗是限制?羅盤?還是我們的行動地圖?(攝影官  獵戶座)

        曾經荒野藍鵲寫過一篇:荒野親子團需不需要規章制度?我相信荒野藍鵲寫這篇文章的時候,一定是處理過很多疑難雜症以後才有感而發。荒野重視生物多樣性,也珍惜生物多樣性,以及每一個會員和幹部的參與付出。但我們不會就因此將各種規章捨棄,因為經過共識制定的各種規章和記錄,有機會讓我們的團體運作不會出現重大的差錯。

       荒野親子團運作16年,荒野保護協會成立21年來,有宗旨有目標。也有隨著組織運作而擬定的各種規定,或是會議記錄。這些宗旨、目標或是組織章程,甚至是SOP,背後的目的不是「限制」夥伴的創意,而是為了幫助荒野親子團順利的運作。

芭樂講師帶領的群體合作課程  ( 攝影官  獵戶座)

         而遵守這些共識的目的,是讓我們可以朝向共同的目標前進。其中最重要的是:環境教育、棲地守護。而荒野親子團的生活規律中也都呼應了這樣的目標。界線不是限制,而是深思熟慮之後的認同和必要的約束

        有些景點喜歡放一個框,然後很多遊客就跑去框前面拍照(這靈感好像來自某知名的頻道的企業標識)。在大自然裡擺上了框架,有些人看了覺得礙眼,有些人卻覺得很好。這件事在喜歡拍照或是攝影的人來看,或許可以有不同的理解。當我們站在框架的前面,我們看到的盡是框架和取景的限制。遠離它,框架仍在,但構圖的時候還是無法避免。如果向前一步,接近它呢?再接近一點,我們會發現原來框架的後面一樣有藍天綠地,大好的一片風景等我們去感受!站的位置不同,所見所感也有不同,「好心情」還是「煞風景」的心情變化,就存乎一念之間。

蟻九基導引觀察  發現差異  增加母值

        荒野和荒野親子團是一個與時俱進生物多樣化的有機體!當然也歡迎夥伴發揮創意,用創意可以探索未知的荒野,開發出無限的可能。但是我們應時時提醒我們自己「環境倫理」和「棲地守護」的信念,因為這些可以幫助我們安全探索與行動,大自然也不會因為我們而受到傷害!讓我們在適當的界線中,探索無限吧!

 北蟻九基開訓式  理事長劉月梅頒發開訓證書給培訓團長番茉莉 (攝影官  獵戶座)
荒野藍鵲的文章連結
荒野親子團需不需要規章制度

乳酪理論(Swiss Cheese Theory)維基百科說明:

荒野親子團超生命體 養分交流的山毛櫸林 文:烏頭翁 攝影:獵戶座 黑曜石

滿山金黃的山毛櫸林(北插天山)  攝影:獵戶座
   
        10月底11月初是山毛櫸開始變黃的時節,每年到了這個時候,許多熱愛自然的朋友就會相約上山去拜訪山毛櫸,其中山友喜愛的地點,聽說是宜蘭太平山的台灣山毛櫸步道。而識途老馬體力好的人,一定不會錯過北插天山的山毛櫸!


攝於北插天山    攝影:獵戶座

        台灣山毛櫸步道全長3.8公里,在後段有一片山毛櫸純林,秋天的時候,山毛櫸林變成一片金黃色,吸引山友和喜歡自然生態的朋友不辭辛苦,手腳並用前去欣賞。


攝於北插天山   攝影:獵戶座

       台灣山毛櫸是冰河時期的孓遺植物,大致分布在1600公尺到1800公尺的山林,尤其是山稜線附近。為什麼台灣山毛櫸被稱為冰河孓遺植物?原來這和地球經歷的幾次冰河時期有關。而又為什麼生長在這樣的海拔高度?這樣的位置?

        研究者發現台灣山毛櫸並不是非得要這樣的生長條件,但是因為與檜木競爭棲地的關係,才在特定的環境下群聚生長。冰河期結束,山毛櫸只好往高海拔退縮。雖然少數海拔較低的地方也有山毛櫸,生長的情況卻不理想。

  攝於太平山   攝影:獵戶座
        荒野親子團經常用大樹來形容三團一會、四團一會的共同生命體。樹幹是育成會,蜂蟻鹿鷹各分團是樹枝,而滿樹的葉子枝枒則是小蟻、小蜂、小鹿和小鷹。大樹成長的歲月當中,免不了經歷氣候和環境的變化,影響生命力,但只要棲地守護住了,天氣會變好,天災會過去,來年又能休養生息,再度枝繁葉茂。

交換養分  一起生長的山毛櫸根系(攝於北插天山)  攝影:獵戶座


北蟻九基建造一棵樹    攝影:獵戶座
         北蟻九基二階前幾天,逛書店的時候,看到一本書,書名是「樹的秘密生命」。其中作者提到,山毛櫸(跟台灣的應該不同種)的根系會長在一起互相支持,同一種樹的根才會長在一起。這樣有甚麼好處?據作者說,根系相連長在一起,山毛櫸林可以避免激烈天氣變化等風暴的影響。而如果因為個體差異,影響養分吸收,也能透過這樣的機制,讓整片山毛櫸林的生態和諧共存。生長一起的山毛櫸林,會交換養分,彼此支持,維持更好的溫度濕度,有如一個超個體(超生命體)。

         聽到這樣的描述(大意),不禁反覆在腦海中激盪。作者描繪的生態意境,不就是呼應了荒野親子團的基訓、進階訓、山豬營,還有跨團之間種種交流嗎?我們在兩個階段四天的學習當中交換養分,在課程中彼此支持,然後一起成長茁壯。回到了母團,持續透過了研習的時候建立的聯絡網,持續滋養彼此!只要棲地好了,上面的動物植物,也都能生生不息!


攝影:獵戶座
       荒野親子團的超生命體森林,緊緊抓住這片土地,涵養水份、孕育生命,也同享一片天空和荒野親子團森林的微氣候。植物研究者發現,森林裡的同一種樹種,生長在一起,通常維持著類似的高度,差不多大小的樹冠層,分享同一塊土地的養分。如果某一棵植物,因為病蟲害而營養吸收不佳,也會透過根系交換養分,這樣能維持荒野超生命體森林的平衡。


數十億年的生態系  經不起一念之間的破壞   攝影  黑曜石

        都市裡的公園,獨立生長的樹木,彼此間少了「同在一起」互相依存與支持的網絡。水泥化的都市叢林,影響根系吸收養分。枯枝落葉的養分,沒有機會在樹根下分解,減少了都市樹木可以吸收的養分。而人類為了防颱準備,粗暴地修剪枝幹樹葉,重傷樹木的元氣,就這樣惡性循環下去,都市的樹木有如生態孤島,還等不及恢復生機,就遭到颱風侵襲而倒下。 

        北蟻九基在兩個階段的歡笑聲,和授證時的淚水中精彩落幕。幕暫時落下了,但同在蟻起的心已經連在一起。如果將每一個荒野親子團複式團比喻成一棵樹,那透過基訓、進階訓和山豬營連結起來的就是一整片荒野親子團森林,是一個超生命體!讓我們同在一起,守護我們的荒野,守護我們的未來!


互相影響的荒野生態系  攝影  黑曜石

攝影  獵戶座

蟻九基...夢見
      荒野親子團的超生命體森林,有機會互相影響。即使是來自火星的妳,也能有懂妳的老喬木給妳支持,有羅漢松讓妳依靠。夏天的雨水,滋養森林,涵養土地,確保一整年有源源不絕的水讓妳解渴!忙碌的生活中,我們不免要忙著餵飽一家人,但是就算大寶二寶又互咬了...我們也要放空一下,就像蟻九基的時候,偷偷瞇一下。

       再累,也要偷閒來到蟻九基的家,回想那幾個晚上,坐著、躺著數流星。不小心睡著了,聽到打雷聲,或許是暴暴龍的呼喚,或許是大山貓躍過了枝頭,撞到一顆甜美的爆爆果,提醒妳不要忘了看看滿天星!就算一覺到了天亮,也有朝露滋潤一下,賴一下床。口渴了?千萬不要買「礦泉水」。就算就算手腳如象龜這麼沉穩,也要堅持到底。因為一定可以找到飲水機....誰叫妳不多帶一個水壺?(備註:這兩段的生物礦物和自然現象名,都是蟻九基學員或是工人的自然名)

攝影  黑曜石
        請記得竹節結訓掛希望果時說的那個願望:不要離團!不要離團!不要離團!。請記得這片荒野親子團生命體,有我們同在一起的家人!我們要一起陪著孩子成蟻、成蜂、成鹿、成鷹.....。

        這是烏頭翁二階第二天早上,在車上貪睡一小時的時候,夢到的「蟻九基傳奇」!


攝影官  獵戶座




荒野親子團這場生命共同體大戲不可錯過,邀請大家一起煮石頭湯,
一起傳遞感動,延續熱情!


攝影官  獵戶座
環境資訊中心文章連結   作者:廖靜蕙
稜線上的水青岡(上):氣候變遷篇


節錄內文
......陳子英說,植物地理學上,植物因冰河來回而被隔離在不同的地區,以及因全球氣溫變遷,而昇遷到山頂的現象,是重要的研究主題;水青岡正是詮釋冰河時期後如何進退的絕佳物種

攝影官  黑曜石

攝影  黑曜石
攝影  黑曜石
攝影  黑曜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