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2月11日 星期二

2012永不放棄陽金P字山道:大雨澆不熄的雄心壯志



        2012年12月8日我專程帶著登山車和照相機,天還沒有亮就到小油坑,等著見證陽金P字山道的騎士們創造歷史!在漆黑的山路上,盯著擋風玻璃上揮之不去的雨滴,以及滿山的濃霧,我不禁為即將登場的騎士們感到憂心。這樣的雨勢真的可以騎車嗎?這是陽金3Pㄟ!可不是到街上買早餐啊?
       摸黑到了馬槽橋,舉目完全看不到甚麼景色。一陣一陣的降雨,逼得我打起故障燈,盡可能減慢車速。回頭到小油坑旁的停車場停車,這時已經有車隊的隊車,冒著冷風和細雨,自行在這裡設立補給站。原來山下沒有風雨,選手們已經準時出發了!然而對照眼前的濃霧和冰冷的細雨,我不敢相信騎士們就這樣騎上仰德大道,準備迎向陽金P字山道的風雨,他們知道山頭上已經開始下雨了嗎?
         撐著傘走到第一補給站不久,遠遠看到裁判車閃著燈為領先集團的選手開道。我立刻舉起相機,關掉閃光燈,為勇士們拍下照片。領先集團的騎士們,穿過第一補給站的路口呼嘯而過,二三十輛公路車頭也不回地消失在小油坑的濃霧中。這個早上的小油坑,濃霧伴隨著冰冷的雨水,體感溫度應該不到十度,我想只有最堅強的騎士才有勇氣下滑陽金公路吧?
         越來越多全身濕答答的騎士進入第一補給站,一邊哆嗦著一邊抓起香蕉和麵包補充體力。我無聲地站在雨棚下,向騎士們行注目禮。我起個大早帶著登山車和相機,原本是想到山上陪騎一小段路,為大家拍拍照的。現在卻只能穿著外套,撐著傘退出雨棚,將避雨空間留給騎士。
        離開補給站步行往小油坑停車場移動的時候,身邊一直有騎士踩著踏板往陽金公路挺進。然而道路的另一邊,也不斷有騎士打著電話,和朋友確認準備棄賽。從小油坑下滑面對的是將近20公里的長下坡,必須再爬上風櫃嘴才能回到台北市;然而如果決定調頭,只要十幾公里下坡就能回到一早出發的地方,換下全身濕透的衣服,就能舒舒服服回到家裡。如果我是眾多騎士當中的一個,我會下山,還是回頭呢?
         開車從仰德大道下山的時候,轉彎往冷水坑方向前進,在無人的終點拱門前方拍一張照片,想著今天有多少人能抵達終點呢?離開海拔七百公尺的冷水坑,沿著蜿蜒的道路下山。眼前左彎右拐的道路,下滑到底就是騎士們今天最後一P的起點。究竟有多少人會迎戰這段通往冷水坑的最後挑戰?大雨大雨一直下,眼前領先的選手由警用重型機車護送,往冷水坑方向邁進。接下來幾個小時,騎士們將繼續奮戰,山間巨大的衛星接收盤,無法沒收騎士們的雄心壯志!今天,或是改天,英勇的騎士們一定會完成陽金3P的挑戰!
撐著傘走到第一補給站不久,遠遠看到裁判車閃著燈為領先集團的選手開道。我立刻舉起相機,關掉閃光燈,為勇士們拍下照片。領先集團的騎士們,穿過第一補給站的路口呼嘯而過,二三十輛公路車頭也不回地消失在小油坑的濃霧中。這個早上的小油坑,濃霧伴隨著冰冷的雨水,體感溫度應該不到十度,我想只有最堅強的騎士才有勇氣下滑陽金公路吧?
越來越多全身濕答答的騎士進入第一補給站,一邊哆嗦著一邊抓起香蕉和麵包補充體力。我無聲地站在雨棚下,向騎士們行注目禮。我起個大早帶著登山車和相機,原本是想到山上陪騎一小段路,為大家拍拍照的。現在卻只能穿著外套,撐著傘退出雨棚,將避雨空間留給騎士。 離開補給站步行往小油坑停車場移動的時候,身邊一直有騎士踩著踏板往陽金公路挺進。
然而道路的另一邊,也不斷有騎士打著電話,和朋友確認準備棄賽。從小油坑下滑面對的是將近20公里的長下坡,必須再爬上風櫃嘴才能回到台北市;然而如果決定調頭,只要十幾公里下坡就能回到一早出發的地方,換下全身濕透的衣服,就能舒舒服服回到家裡。如果我是眾多騎士當中的一個,我會下山,還是回頭呢?
開車從仰德大道下山的時候,轉彎往冷水坑方向前進,在無人的終點拱門前方拍一張照片,想著今天有多少人能抵達終點呢?離開海拔七百公尺的冷水坑,沿著蜿蜒的道路下山。眼前左彎右拐的道路,下滑到底就是騎士們今天最後一P的起點。究竟有多少人會迎戰這段通往冷水坑的最後挑戰?大雨大雨一直下,眼前領先的選手由警用重型機車護送,往冷水坑方向邁進。接下來幾個小時,騎士們將繼續奮戰,山間巨大的衛星接收盤,無法沒收騎士們的雄心壯志!今天,或是改天,英勇的騎士們一定會完成陽金3P的挑戰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